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68章 特行专员
    兄弟几个又仔细看了看白求安,嘴唇发白,双手双腿其实都在微微怎么颤抖,再回头看看白求安脸上的微笑。

    假的过分了。

    “求安……”

    “后遗症,我可能找着不死鸟的后遗症了。”白求安勉强一笑,没再隐瞒。

    “疼?”

    “嗯,就像……”白求安想找个贴切的词。

    “命根子下边的挂坠被踢了那种?”

    李慕斯语出惊人,白求安本想反驳。但仔细想想,好像……

    有点对哦。

    “哈哈哈……”

    车厢里几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实在是李慕斯这家伙真是太神经了,什么词都能想出来。

    “忍忍就好了。”

    白求安没好气的说着,李慕斯这么说也好,省的大家担心。

    “也只能忍了,不然还能咋办。”卢睿群适时的补刀。

    白求安没再理会,不过之前那股子别扭劲已经过去,有李慕斯这个活宝还有卢睿群这个宿舍最合格的帮衬,车里时不时会爆发出一阵哄笑。

    车在红砖训练营门口停下,刚下车白求安他们就看见了几个人个穿着立领黑衣的家伙站在那。

    再远处就是红砖训练营的哨兵,没人管。

    “走一边吧……”白求安走前头,率先往一边靠了靠。看上去几个人家伙很不好惹的样子。

    可本想从一旁绕过去,没想到几个人看了白求安他们一眼,然后就走过来了。

    “红砖110宿?”

    白求安几个互相望了眼,然后重新看向黑色立领服的家伙。

    “嗯。”

    “白求安、孙延喜、李慕斯、卢睿群、阿德……”很公式化的对话,就好像是在照本宣科。

    “嗯。”

    “跟我们走吧……”

    五个人是分开被带走的,这时候白求安才发现对面来的正好也是五个人。

    红砖四号楼,

    白求安之前来过这儿,就是因为安师时,在窄巷和张景打架的后续。后来听齐文超说,四号楼就是用来干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的。

    红砖的老人们多多少少都进来过一两次。

    不过这次和上回不一样,没孙胜利也没虞定海。单人单桌,黑色立领服的男人坐的远远的,就像是避嫌……也可能是这个人本身就太刻板的缘故。

    白求安面前摆了份保密协议。

    “齐文超的事件不允许对外界的任何人说,战斗、遇袭、经过有一说一,但不准提齐文超这个名字。”

    这算是一句蛮有人情味的话了,不过从眼前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总觉得有点别扭。

    但这事儿本身应该是件好事。死了的齐文超,至少在战友们眼里还是牺牲了的齐文超。

    “谢谢。”白求安顿了顿笔,说了句。

    “你不恨他?”这次男人说话终于带了点人味,好像又想起什么,随即说,“我叫韩国风,十二殿特行专员。”

    白求安抬头看了眼这个叫韩国风的家伙,似乎在思量怎么说。

    “恨,但恨的不是他。”

    “终归都是他。”

    “不一样的。”

    两个人像是在打哑谜,不过韩国风并没有坚持什么。等白求安签完字,就走过来当着白求安的面重新装好封起来。

    “好好活着。”

    韩国风说完就走了。

    说话不多,办事迅速。

    说实话白求安还在虞定海的车上时,对于十二殿的想象就是韩国风这样的家伙。就像是一个冰冷的巨大机器,精密的运转细如发丝的布置,然后斩杀虞定海口中的神。

    事实却是,

    一群老兵像是过年回家修养的年轻人,吃喝嫖赌抽,除了中间那一样实在是因为荒郊野岭的没地方,也可能是女兵们同样彪悍的没机会。

    剩下的在红砖老兵宿舍,操场,甚至最开始广场周围的四座红砖矮楼上,几乎随处可见。

    也就对他们这些新兵蛋子,打骂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的训练。其实在很多新兵看来这群老兵更像是拿他们这些新兵当出气筒。

    但奈何无论是刚开始就给他们一个下马威的古雀灵还是后来逐渐渗透老兵强大的对神侍模拟训练。

    都展露出这群老兵非人的战斗能力。

    也因此,新兵们始终老老实实的。心理也能压的住,想着这是十二殿独特的训练方法。抗压法、落差法什么的,年轻人自我脑补自我安慰的能力还是蛮强的。

    直到白求安今天看见了韩国风……

    可以确定这家伙表现出来的没有一点红砖老兵的不良风气。然后白求安就怀疑……是不是只有红砖是这样瘸里瘸气的法子风气。

    然后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抽烟瘸笑没正经的虞定海,又想起来操场突如其来的那次战斗,孙胜利搬着板凳坐一旁跟新人们边唠边助威。

    白求安忽然感觉这就是红砖“传承”的问题,

    一代更比一代强?

    白求安皱着眉头,仔细想了想他们这一批人。

    好像……还不错吧。每个人努力上进坚持训练什么的,反正自己加练的时候,屁股后面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人。

    出门,下楼。

    楼道里就把110宿舍的人给聚齐了,那些特行专员好像都是掐着表是一样。

    下了一层。

    “都一样?”李慕斯先开的口。

    几个人对视一眼,心领神会。

    “这些特行专员啊,很厉害的样子。”白求安又开始闲聊,然后把自己刚刚想的又给几个人说了一遍。

    “求安,你现在脸皮也这么厚了吗?”李慕斯上手揪了把白求安的脸。

    是真揪,还拧了一圈。

    “不是吗?”白求安有些下套的嫌疑“我感觉咱们红砖之前的风气真的很散漫。”

    “够了啊求安,在这么说我们就动手了……四个人打不过你一个?”卢睿群扬扬拳头,孙延喜和阿德也没拒绝。

    插科打诨,一路上白求安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时不时冒出些欠揍的话,但更多的时候是尬聊,很尬很尬。

    几个人只当白求安和齐文超打了一架“大彻大悟”,和孙延喜一个路数打算锻炼锻炼语言能力。

    然后这回宿舍的一路上,就变成了孙延喜和白求安探讨进步方法和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