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生肖神纪 > 正文 第80章 全撂倒
    但两个人唇枪舌战了足足两圈,愣是没一个人有率先动手的迹象。以至于在身后吊着的,还有操场边站着的监督员一个个恨不得跳脚大骂。

    “求安,干特奶奶的,让他知道咱们红砖人的厉害!”白求安耳边突然炸响了卢睿群那熟悉且热情澎湃的助威声。

    紧接着像是打开了水坝闸门,虎爪和红砖的新兵们开始吐沫星子四处飞溅。声势可比肩并肩脸对脸的白求安和穆谢星要凶猛多了。

    但他们似乎秉承了两大训练营“头号人物”的优良传统,哪怕两波人跑着从身边路过,也只是斯文口水溅到对方脸上,绝不会拳头落在对方眼眶上。

    “似乎……有搞头。”穆谢星突然悄悄的说了句。

    “原来你也这么想?”

    “当然,打架多不好。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坐下来推心置腹讲道理才是正途。”穆谢星一脸正色。

    白求安一惊,当初听宋树说话可不是这样的。什么虎爪老大亲自带队连挑数个宿舍,最后发下狠话要让红砖所有人滚进活动板房什么的。

    “我也觉得不打好,都是战友,伤和气。”白求安连忙附议,能不打就不打,多挨拳头这事儿谁愿意做啊。

    穆谢星突然凑过来“话说,你真和一个四翼神侍打了半个小时?”

    “没……十几分钟而已。”白求安略皱眉头,稍稍离远了些穆谢星,好像忽然很嫌弃的样子。

    咕噜~

    穆谢星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白求安。

    两个人突然停下了,不是达成了和解共识然后“一笑泯恩仇”。而是周围已经被虎爪和红砖的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以两人为中心分成两波,隔空对骂。

    至于激烈程度,白求安和穆谢星如沐暴雨的脸可以作为佐证。

    “上!求安,咱们红砖绝对不能怂。”

    白求安回过头,看着身后已经上头的卢睿群。那架势恨不得他就是白求安上来跟穆谢星打一架。

    好嘛,自己这次是真的被自己人给卖了。

    “要不你来?”白求安想了想,觉得应该给好兄弟一个机会。

    谁知卢睿群的变卦要比他先前当出头鸟摇旗呐喊还要来的果断“不成不成,我在咱们宿舍都是垫底的,代表不了红砖。”

    说完,卢睿群还推了白求安一把。

    如果不是白求安看着卢睿群一脸不似作伪的失落和气愤填膺。白求安就以为这是卢睿群背后捅刀子了。

    “别有负担,可不只是咱红砖有天天打架的训练模式。十二殿多多少少都会有。打完还是好兄弟,好战友!”

    圈子外边是一群也不知道是挤不进来还是刻意避嫌的红砖监督员,说完还直接干脆的扔进来两把训练用的未开刃的铁刀。

    好家伙,重量比平时的还足。

    白求安很想回头骂一句“不打这架更是好兄弟好战友”。只可惜周围这群情激昂,热情高涨的,好像不打就委实对不起他们似得。

    “呼……早晚都要打的,要不现在就把下个月的了结了!”白求安一咬牙,觉得真要的也不能亏了。

    周围的热烈瞬间一滞,几百双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白求安。

    “太儿戏了哈。”

    “白求安,干趴这孙子!”身后换成了宋树打头,四周瞬间又口吐芬芳起来。

    白求安挠挠头,总觉得有哪里不对的样子。

    但两把训练用的铁刀已经攥在了白求安和穆谢星的手里。相隔数米,外圈的众人也自觉留出了一个大圆。

    好嘛,现成的角斗场。

    “红砖,白求安。”

    “虎爪,穆谢星。”

    两人话音一落,就都冲向了对方。在红砖别的没学会,反正打架这种事白求安是不需要向当初在小巷子,和张景打架时那种相互谦和扭捏。

    说打就打了,慢了可就要白挨拳头,事后说不定还要连累战友引来一顿埋怨的。

    白求安出手尤快,或者说惊呆了周围的人。

    砰咚!

    干脆利落的两声落地,周围人只看见穆谢星劈出去一刀,然后就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至于对面的白求安,他们也说不上是看清楚了还是没看清楚。

    是有点玄乎的那种……

    “完事,收工。”

    白求安把铁刀往地上一扔,强压着心头的得意和一丝不解,按道理来说自己那一刀不至于一下把穆谢星打昏过去的。

    不过算了,赢了就行。白求安眼神平静的放眼望去,是一片果不其然的费解和震撼。

    “玛德,我忘了白求安这家伙吃了两块神源!”

    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骂声,让白求安先是一阵疑惑,随即变得惊悚……然后是惴惴不安的往虎爪那边挪了一步。

    因为开口的那个竟然是红砖这边的人。

    然后一群人回头望了眼开口说话的人,眼神中充满了责怪。

    白求安淹了口口水,望向宿舍的好兄弟们。

    李慕斯慌忙摆了摆手,随即又连忙放下一脸严肃的看着白求安。卢睿群始终神色庄重,但眼神却始终不合白求安对视。

    冷静的阿德眼睛飘忽了一下,但这个头始终对着白求安的方向。孙延喜的眼镜可能有些反光,但他竟突然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眼镜盒里,重新塞回口袋。只有平时要打架的时候他才会这样。

    轻轻踢了脚地上昏迷的穆谢星,白求安这会儿才有了后知后觉的大胆猜测。

    “这是个局?”

    还不等白求安继续反应,周围就响起了红砖监督员们焦急的喊声“可不准拔刀啊,都悠着点。”

    “敢打我们虎爪老大,滚过来挨打!”

    “手下败将,先把爷爷的鞋舔干净了再说。”

    白求安站在两方人马中间,感受着两股洪流对撞的一瞬间产生的怒火。

    出拳!

    背后挨了一脚,肚子上挨了一拳。腿上、手上……

    啪!

    白求安蓦然抬起头,对面是一个好像受到惊吓,捂着嘴的红砖女孩。

    “对不起哦,我本来想打背的……可刚刚你突然翻面了。”

    “那tm是有人把我踹翻面了!”白求安是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这哪能忍。

    “来,今天老子给你们全撂倒!”